设为首页

新闻热线:   0571-88255213

杭州的 “飞絮季”在昨日大风中到达高峰
2020-04-13 14:15:18 来源:都市快报
分享到:

都市快报

昨天的杭州,天气真好,阳光洒下一地春色,不少人戴着口罩去了西湖边,想近距离触碰春天。但才出门走了没多远,就遇上了大风和飞絮。网友“野鼠”说,大风下,满天柳絮和梧桐絮,让他几乎都睁不开眼睛,“走完一条南山路后觉得自己像个毛绒玩具”。

是啊,杭州的春天“样样都好”,唯一让人烦恼的就是飞絮。

现在的杭州正好进入到了“飞絮季”。就杭州来说,春天的飞絮大致是这样的节奏:4月初,梧桐最早开始飞絮;到了4月中下旬,柳絮登场,白色绒毛,随风飞散,像下雪一样;5月中旬,和柳絮很像的杨絮,也会一片片飘起来。

杨树在杭州很少很少,常常出现最让人烦恼的是梧桐树和柳树。

定安路/开元路

梧桐絮每天装五六个垃圾桶

现在的飞絮有多厉害?昨天下午,记者去体验了一下。

下午1点半,乘地铁到定安路站,刚从扶梯往出口去,就看到一朵柳絮慢悠悠飘进地铁站。

从定安路拐到开元路上,整条街不宽,两旁种的一路都是梧桐,即便还是春天,枝叶已经把整条街的天空都覆盖住了。

路两边的马路牙子上都积着一层梧桐絮,隔几步就能看到一堆,应该是环卫工人扫的;风吹过,梧桐树扑簌簌地下起了“毛毛雨”,行人不时压紧口罩或揉揉眼睛;停在路边的车辆雨刮器上也积起了厚厚一层……

环卫工张师傅正用大扫帚把梧桐絮扫进桶状的畚箕里,然后倒进黄色的垃圾桶里,他说这是当天的第六桶了。“3月20日左右就开始掉絮了,估计总要掉到5月吧,这两天是最多的时候。”张师傅说自己每天至少要扫四五个小时,“今天扫了三四遍了,扫了又掉,只能不停扫。”

对于张师傅来说,晴天扫梧桐絮难度不是最大的,下雨天才是,“都黏在地上,很难扫的。”我问张师傅这么扫累不累,他说累倒是其次,主要是痒,“不戴口罩受不了,灰尘太大,回去以后马上要洗澡。”

开元路尽头延伸到了南山路,好几次梧桐絮飞进了眼睛里,很痒,但不太敢用力去揉。

南山路

除了梧桐絮还多了柳絮

走到南山路上,情况和开元路差不多,不过空气中又多了种白色的絮状物——柳絮。风大的时候,你能看见它们像雪花一样朝你迎面飞来。

往“西湖天地”里面走,越靠近湖边,风就越大。湖边种着很多柳树,柳枝被大风吹得都斜着飞;桃花树、芭蕉等其他叶子也被吹得“沙沙”作响,叶片成了风向“指示标”……

岸边的石廊里,两个漂亮的小姐姐正在拍照,春风吹得她们长发飞舞。其中一位费小姐在杭州工作三年了,陪着上海过来的朋友一起游西湖,她笑着说天气不错,就是“风太大了,拍照不好拍”。“柳絮也蛮多的。”她的朋友说,“不过大家都戴着口罩,就还好。”

绕回到南山路上,美院门口的空地上堆着四堆梧桐絮,旁边正在清扫的大叔是美院的工作人员,校门口这片空地是他们负责保洁的,昨天轮到他做下午班,扫出来的梧桐絮也已经装满了3个大垃圾桶。

北山街

修过枝后 梧桐絮已经少了很多

傍晚,来到北山街,奇怪的是,这里地面上的梧桐絮明显比开元路和南山路一带少了很多,马路牙子上只有细细的一条积着。

附近街面上没看到环卫工人,我跑到了路边的“西湖博览会博物馆”问问情况。保安周师傅说,负责这条街的环卫工上午和下午都会清扫这条街,“早上4点半,下午好像是1点半。”

“这条街为什么比南山路那边梧桐絮少了那么多啊?”

“哦,大概是前段时间刚刚给这条路上的梧桐树剪过枝的缘故吧。”周师傅指着北山街两边显得异常“干净”的梧桐树枝干说。

抬头一看,这整条街上的梧桐树枝干果然都被剪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主要的粗大枝干,再加上环卫工人刚刚清扫过,所以梧桐絮就少了很多。

【来源:都市快报  作者:记者 黄捷 刘云  编辑:高婷婷】
  • 时政
  • 经济
  • 城建
  • 文化
  • 民生
  • 墅评

新闻网站: 人民网 新华网 杭州网 都市快报在线 浙江在线 上城 下城 西湖 江干 滨江 萧山 余杭 富阳 临安 建德 桐庐 千岛湖

政府门户网: 杭州市政府 上城区 江干区 下城区 西湖区 拱墅区 高新(滨江) 萧山区 余杭区 富阳市 临安市 桐庐 建德市 淳安县